七个会议

678℃ 965评论
七个会议 你,究竟是为了什幺而工作?

一肩扛起公司业绩的课长坂户,竟遭同事控诉职权骚扰。

指控他的人,是每次开会都在打瞌睡的万年科长八角。

正当同事暗中嘲笑领乾薪的八角竟然有脸告状,董事会却做出了让所有人掉下巴的决定──将坂户左迁到边陲部门!

推荐书籍 : 七个会议

原岛是家中的老二,上面还有一个哥哥。

不同于学业和运动表现都比较优秀的哥哥,原岛在各方面的表现非常平凡。虽然不比其他人差,但也没有哪一方面特别引人注意。

从家里附近的公立小学、国中毕业后,他进入了琦玉县内还算不错的高中,成绩中上。参加桌球社好不容易在第三年才成为主力队员,团体赛却在第二回合就被刷下来。想要在个人赛扳回一城,却不幸遇上超强校的对手,只能饮恨落败。

虽然比别人晚一点才开始準备大学入学考试,原岛也是尽力了。但结果没考上第一志愿,最终进了第三志愿的私立大学。

原岛的父亲是市公所的公务员,一直努力想要出人头地,不断朝着副市长的位置努力。大两岁的哥哥一肩担起父亲的期望,东大毕业之后便进入经济部成为政府官员。

一个是人人敬佩又优秀的哥哥,一个是差强人意的弟弟。

「我以后想进製造商工作。」

大学毕业前找工作时,原岛这幺告诉父亲。没想到只得到一句「是吗?那你加油。」这种不痛不痒的回答。

想进哪一家公司?在公司里想做怎幺样的工作?身为父亲会这幺问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,但原岛的父亲什幺也没问。

反正我跟哥哥完全不同。

原岛心想哪天一定要让大家刮目相看,因此求职尖峰期之前就做好周全的準备,集中火力专攻几家一流的综合製造商。结果却事与愿违。

面试前他做好万全準备,没想到全军覆没。

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。但经过几次面试之后,他发现了一件事。只凭着想进入这家公司的热诚,似乎无法成为录取的原因。

难度越高的面试,越需要某些脱颖而出的特质,但在原岛身上完全找不到。

在任何一场面试,原岛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求职者。

大四开学不久后开始求职活动,原岛参加了近三十间公司的面试,全都是大名鼎鼎的一流企业。

「这样太好高骛远了,要不要找些跟自己条件相符的公司?」

曾经有朋友这幺建议原岛,但他听不进去。因为他总是被拿来跟哥哥比较,嚥不下这口气。

一直到了天气仍然酷热的九月,连最后的希望也落空,他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。那时大型企业的面试已经差不多都结束了,原岛只好打消进入上市公司的念头,开始投履历到中型企业。

其实当时原岛根本没听过东京建电这家公司。直到有次无意间在求职指南杂誌看到相关讯息,得知东京建电是引领业界的大型电机製造商SONIC的子公司,才开始有了一点兴趣。原岛在SONIC的面试被刷下来,但如果是子公司,说不定可以在里面找到想做的事。所以他马上打电话到东京建电的人事部,希望获得面试的机会。

或许还是没希望吧。经历太多失败后,本来已经不抱期望,没想到这时奇蹟发生了。屡战屡败的原岛居然顺利通过每一关的面试,一个星期后就收到他的第一个、也是唯一的内定通知。后来他才知道,一开始面试他的人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学长。或许跟公司的缘分就是这幺一回事吧。

「东京建电是SONIC的子公司。」

确定录取之后,原岛跟父亲报告这件事。父亲只回他:「是吗?SONIC啊。」原岛不知道对父亲来说这代表什幺意义。因为是SONIC所以很开心吗?还是因为是子公司所以很失望?

「恭喜你。」父亲接着说,不过马上又将视线移回传来欢呼声的电视画面。

父亲最喜欢的球队第三棒打者正好错失绝佳机会。父亲非常喜欢棒球,原岛以为他会继续看棒球转播,没想到父亲却突然起身,从冰箱拿出一罐五百毫升的啤酒,再从餐具柜里拿了杯子,斟了两杯放在两人面前。

「不管是怎幺样的公司,只要在需要我们的地方工作,就是最幸福的了。」

父亲的口气听来平稳而坚定。后来他才知道那段时间父亲正好在公司内部升迁中失足,刚收到继续留在课长位置的人事命令。

「努力就会有收穫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只有你能开拓自己的人生。」

说完后父亲高举酒杯,表情有点生硬地喝下啤酒。这是父亲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对原岛说出如此贴己的话。

满怀抱负进入东京建电之后,没想到等着他的居然是被公司体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上班族生活。

一开始他被分配到会计部,不得不学习簿记,过着每天跟单据搏斗的日子。就在进公司第三年、觉得自己在会计方面总算能独当一面的时候,原岛却突然收到人事命令,把他分配到完全不同领域的业务部。

为了拿到新客户,前三年他拚命地随机拜访跑业务。后来再转到电子零件相关部门做了五年,之后又配合公司转了好几个部门,升迁比同期慢了一些,好不容易终于在两年前晋升为二课的课长。

虽说上班族的命运本来就会因公司的一纸命令,随时被调到任何地方,但公司的安排实在太蛮横无理,也让他有过几次换工作的念头。不过他在三十岁那一年跟同事结婚,生了孩子之后,就没办法随便把辞职挂在嘴边了。而且社会这幺不景气,就算想换工作也没有公司要他。回过头来才发现,自己只能一直巴着公司,再也没有勇气离开。

父亲说的没错,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。但到目前为止,原岛却从没有「开拓人生」的感觉。

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,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。

说不定自己的人生打从一开始就欠缺值得开拓的深度。到了这个地步,原岛不禁怀疑起自己。

推荐书籍 : 七个会议

池井户润

1963年生于歧阜县,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。曾任职于三菱银行,但32岁便辞职离开业界,以商业类书籍写作维生。由于从小喜爱阅读推理小说,后来便以获得江户川乱步奖为目标。

1998年,以《无底深渊》一书获江户川乱步奖。

其他得奖作品包括获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的《铁之骨》,以及获直木赏的《下町火箭》。

由于作品人物生动、主题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,许多作品都已改编为影视作品,包括「半泽直树」「下町火箭」系列,以及《七个会议》《飞上天空的轮胎》《陆王》等。

龚婉如

文藻外语学院日文科、东京家政大学造型表现学系毕,自由口笔译工作者。近期译作有《设计的手感》《山道具》《世界的博物馆 系列》等,并从事商务、文艺等领域之口译。

上一篇: 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